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演藝蝶影】蝦碌觀眾之一

2019-05-03

小 蝶

以前看電影,總是先到某間戲院買票,然後進入該戲院內看電影。即使是預早一天購票,翌日也是重回該戲院看電影,一定不會錯進另一間戲院的。

這數年,我當了香港舞台劇獎的評審,每年平均看的舞台劇最少也有四十齣。不過,我看劇數目的多寡或研究所看的舞台劇的水平並不是我撰寫此文的主旨。我這次想告訴大家的是︰我在這數年內已因去得太多不同的劇院而錯去了四次劇院。

為什麼我的「戰績」可以如此彪炳?當然,自己本來是小糊塗已經是最佳的解釋,怪不得人。可是,有「元兇」自然也有「幫兇」,令我的「蝦碌史」可以不斷撰寫輝煌的一頁又一頁的「幫兇」便是評審預訂戲票的制度。

劇團在製作上演前一個多月,會向評審發出邀請信。評審若果出席評核該劇的話,便向劇團訂座,劇團便會為評審留票。到了演出時,評審只需到劇院的前台取票便可進場。這種便利評審的方法自然值得讚許,因為省卻了要他們自行購票的時間和手續。可是,對於我這個有時是小迷糊的人來說,由於沒有像以前必須先到戲院購票,然後走進同一間戲院的觀眾席內的步驟「洗禮」,便有機會錯摸到另一間劇院去了。

對,所以我現時看電影,還是盡量到戲院購買即場的電影,避免給自己機會犯錯--我即使再糊塗,也不會這邊廂在這間戲院購票後,那邊廂跑到別間戲院進場吧?

說回我的「蝦碌史」吧。在那四次的「蝦碌」事件中,我已經忘了首次是如何走到錯誤的劇院去,不如先由第二次開始談起吧。

那是一個星期六的上午,我和看劇伴侶本來在尖沙咀,但我說下午演出的舞台劇在香港藝術中心,於是我們便駕車從尖沙咀到灣仔海旁。停泊好車後,我們走到壽臣劇院。咦,怎麼藝術中心的大堂和劇院門外完全沒有人呢?就是連帶位員也沒有。這種詭異的場面令我有點恐懼。我連忙打電話給該劇的監製,她驚呼地說︰「我們在尖沙咀文化中心演出啊﹗」我聽到她的話後差點昏倒。我們本來不就是已經在尖沙咀的嗎?唯有請看劇伴侶再開車返回尖沙咀。這一來一往所花的時間和金錢真的非常冤枉,幸而對方知道我已經非常懊惱,沒有指責我。沒想到曾經經歷如此大「創傷」的我卻未能從痛苦中汲取教訓,竟然任由第三次錯到劇院的慘事發生。

第三次發生在一個星期五。我和看劇伴侶下午在元朗,因為要看晚上在香港大會堂的演出,便在黃昏開車到中環。為了避開下班時塞車的情況,我們寧願經較昂貴的西區隧道到中環。同樣,停泊汽車後,步進香港大會堂的大堂內,又是面對荍N冷清清的空間。看劇伴侶知道同樣的笨事又再發生了,連忙上網查看演出地點--尖沙咀文化中心﹗

天呀﹗我先不計較無端支付了昂貴的隧道費用,但我要解決當下的問題︰演出不等人的,我們怎能以最快的速度到尖沙咀的文化中心呢?無論是由中環再經西隧或改取紅隧過海到尖沙咀,都要面對星期五晚上特別堵車和人多的問題,恐怕我們花上四十五分鐘的行車時間也無法到達目的地,還未將尋找停車位置的時間計算在內。

當我正在焦急時,看劇伴侶想到一個不用四十五分鐘即可到達文化中心的方法。到底是怎樣的一個法子?下回告訴您。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