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財經論壇 > 正文

經濟增長預期減速 佈局企債爭收益

2019-07-26

Patrick Vogel 施羅德歐洲信貸投資主管

中美在貿易談判上拉鋸多時,過去一年一直是市場焦點。而美國突然在5月份將個別中國科技企業列入黑名單,禁止美國公司向其出售產品,令兩國貿易爭議隨之升溫。結果導致環球金融市場,在經歷年初數月的強勁反彈後,再度大幅波動。

經濟貿易存在隱憂

貿易摩擦以外,投資者亦非常關注環球經濟前景。今年第一季,風險資產一度表現強勁,不過環球經濟的不確定性仍然揮之不走。從近期的前瞻性指標所見,美國經濟確實存在隱憂,美國綜合領先指標正處於3年低位,製造業及服務業指標接近盛衰分界線,情況惹人關注。另一邊廂,歐洲經濟亦面臨挑戰,英國脫歐仍未有妥善方案,區內國家如德國的經濟活動亦令人失望,打擊市場情緒。

有見及此,主要央行如美國聯儲局已暫緩加息以支持經濟。在經濟擴張周期尾段,增長動力減慢,以及低息環境下,投資者變得無所適從。若投資於政府債券,其息率回報偏低,未必能夠迎合追求回報的投資者需要。而企業債券的吸引之處,在於通常能夠提供較政府債券高的長期回報,而普遍波動性低於股票,在走勢上亦較股票平穩。企業債券有此特性,其中一個因素是其利息收益能夠帶來緩衝,在市況波動時,仍有助降低下行風險。

然而投資於企業債券並非絕無風險,例如在經濟轉壞時,企業債券或會面臨較大的下行風險,部分企業債券發行商的財政狀況,此時有可能會因而受壓,並且會影響其信貸評級及償債能力,最終甚至違約。

擺脫傳統基準限制

而且,尋求收益的投資者,往往會對市場的起落較為敏感。一套嚴謹的風險管理流程,有望在市場大幅下跌的情況下,仍能有效地控制風險。傳統策略傾向投資較大比重於美國市場,原因是這些策略受到基準指數限制,選取資產時多以公司市值作為考慮因素。不過,數據顯示配置大市值的資產,並不等於可獲得較高的回報。而施羅德的策略則在環球不同地區,網羅各式各樣估值處於吸引水平的資產。

傳統的風險管理模型,未必能夠全面考慮到經濟情況轉壞時,有可能出現的大規模跌市的風險。而施羅德不受基準指數限制的靈活策略,可在廣泛的投資領域當中,配置不同類型的債券資產,例如投資級別和高收益企業債券,以及新興市場債券,有助更有效地分散風險。

施羅德的資產配置模型,有助預測回報,同時可限制投資組合相對整體信貸市場的下行風險。投資團隊會分析一系列領先指標,以識別不同地區的經濟現況,並且預期當地在未來6至9個月,出現經濟轉向的可能性,從而做好準備。

若要有效分散投資風險,便需要建立一個多元化的債券組合。然而,部分市場和行業的相關性較高,配置這些資產無助於分散組合。由於這種相關性,亦會隨市場好壞而有所不同,為求優化企業債券的投資策略,施羅德便時刻研究不同地區和行業之間的相關性,並且會將這些因素計入投資模型之內。

施羅德的投資團隊因應市場情況,及時調整投資組合,例如減持當中的資產,或者增加信貸質素較高的企業債券持倉,務求做到分散風險之餘,嚴格控制潛在虧損和波動。

創新主題篩選債券

對於目前投資市場,筆者認為資金近期有轉向避險資產的跡象,當中包括環球政府債券,10年期的美國國庫債券孳息率,便跌至2厘水平附近;而同年期的德國國債孳息率更回落至負數水平。至於企業債券市場的現況,相關基本因素整體仍然保持穩健,投資評級債券的資產負債指標亦有所改善。2019年由於利率及息差收窄,美國投資評級債券錄得L勁回報,但筆者認為現時其估值不再吸引。

另外,投資者亦關注到BBB評級企業債券規模的增長,不過,從債務及槓桿水平所見,短期內出現系統性風險的機會不高。反觀,環球經濟溫和增長,主要央行採取鴿派貨幣政策,以及未有通脹壓力,這些因素均對企業債券帶來支持。

除了嚴控風險以維持組合的穩定性,筆者認為,透過揀選具吸引力的投資目標,以爭取回報是同樣重要。筆者相信市場上仍然充滿機遇,透過選取合適的企業債券,投資策略有望在不同市場周期中,提供額外回報。要實現這個目標,施羅德亦利用創新的前瞻性主題流程,深入分析企業債券,並了解不同行業的商業模式,從而區分出可持續發展的投資目標,以及那些未能適應時代轉變的發行商,揀選出優質的企業債券。■題為編者所擬。本版文章,為作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報立場。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