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中文星級學堂 > 正文

【文山字水樂春風】青洲燈塔 指引歸途

2019-09-11
■青洲燈塔位於香港島西北角的一座小島。 資料圖片■青洲燈塔位於香港島西北角的一座小島。 資料圖片

「燈塔在守候,晚舟早歸航。」

早前在網上流傳的這兩句話,大家當然知道它另有所指,但它也令我想起一套短片:「燈塔記憶-青洲燈塔」

海洋,孕育了生命;航海,打破了阻隔。隨荅頦籉茈耵瑪O塔,閃爍地串聯起人類文明的脈絡。坐落在世界各處的燈塔,在歷史長河中承載茪H類那共同的記憶。

香港是全球最為繁忙的港口之一,眼前這般繁榮忙碌的光景,也許很難讓人將它和百餘年前那個荒蕪貧瘠的小漁村聯想在一起。

1842年鴉片戰爭後,香港確立了自由港地位,亦開啟了它的近代貿易史。自那時起,香港就憑藉茪捄M的深水泊位和優越的地理位置,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船隻,競相劃破維多利亞港平靜的水面。

19世紀,西方商人看到香港可發展為商港的條件,建議在香港水域興建燈塔。港英政府訂立《1873香港燈塔條例》,興建燈塔與徵收燈塔稅。香港第一座燈塔:鶴咀燈塔落成,標誌蚇O塔的藍圖在這片水域鋪展開來。

青洲,位於香港島西北角的一座小島,是由南部海域進港船隻的必經之地。島上一新一舊兩座燈塔組成的青洲燈塔建築群,佇立於此已有百多年的時間。它們是香港現存五座戰前燈塔中的其中兩座。

二次大戰期間,日軍入侵香港,對維多利亞港進行轟炸。位於香港島西邊的青洲燈塔,因其重要性而得以保存。由花崗石建造的圓柱形塔樓,就是青洲舊燈塔。牆面十字形的採光通風口,都在訴說茈汙經的滄桑。

1875年7月1日至今,青洲燈塔已在此守護了144個年頭。1892年,香港維多利亞港務長提議,將鶴咀燈塔上已停用的1級燈,取代青洲燈塔的4級號燈,更在舊燈塔旁建造了一座比較高大的新塔樓,並於第二年投入使用。

新塔樓也呈圓柱形,以花崗石和混凝土建造,工藝精巧,並築有美觀的欄杆。入口處和窗戶的頂部,裝載訊號燈的燈室是香港現存最古老的燈塔,它與台灣馬祖之東莒百年燈塔的燈室外觀完全一致。根據推測是英國公司Chan Brothers的設計,並一直沿用至今。

百多年間,青洲燈塔照顧了無數來往的船隻,也記錄了香港由貧瘠荒蕪的小漁村,轉變為繁榮昌盛的大都市的歷史。以前很多人為謀生而去跑船(即「行船」),而他們在一生的航海歷程中,都會與燈塔結下不解之緣。

一位老船長說過,燈塔就像他最信賴的好友。這好友的光芒,總能在漫漫航程中,給他帶來一份踏實和心安。燈塔閃光正是夜間行船最為可靠的信號。回來香港第一個看到的燈塔就是橫瀾島燈塔,第二個看到的就是青洲燈塔了。

船隻落錨的位置,就是以青洲燈塔的方向為準,然後將位置報告給海事處知,故此這個青洲燈塔的位置是最重要的。每一個燈塔都有茪ㄕP的光程和閃光頻率,青洲燈塔是每10秒才閃一下,定住8秒之後再閃的,所以船長能在夜晚認出它來。

燈塔的光束好似歲月的車輪不停地輪轉。光的一頭照亮船隻前行的方向,另一頭就牽動茞謆們夢裡的故鄉。燈塔寄託了海員的鄉愁,而燈塔背後的人,就默默守護蚇O塔的光芒。

青洲島上,這經歷百年的燈塔,在上世紀70年代已改為全自動操作了,也迎來了新的生命,至今依舊為過往的船隻閃爍茈芒。但它的使命沒有變,仍面向遠方漆黑的海面,給予漂泊的海員一線光明引路。

燈塔,照亮了來路,指引蚖楔銵C在歷史的長河中,燈塔就是一個記憶定位系統,不分晝夜地提醒茪H們前進的方向。當我們向青洲燈塔這一位有如閱盡千帆的長者,請教人生的智慧時,他也許會這樣談論自己的一生:

光芒萬丈,海面不過星光一點;

面朝黑夜,身後卻有燈火萬千。

佇立百年,時光僅是匆匆一瞥;

不忘來路,記憶等待港人書寫。

以上摘錄自該短片的部分內容。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