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選舉手段骯髒是「暴民政治」的開始 (下)

2020-01-11

潘偉傑

蔡英文的所作所為比陳水扁更為卑劣,靠香港的政治風波,一邊嚐盡香港的「人血饅頭」,一邊在台灣提升人氣,蔡英文不斷刷存在感,在隔岸支持縱暴派衝擊特區政府。

自韓國瑜宣佈將代表國民黨出戰選舉開始,蔡的民望開始下滑,被韓大幅拋離。惟蔡英文在6月開始,不斷鼓動香港縱暴派對抗中央政府,肆意抹黑「一國兩制」,目的是爭取民進黨政治本錢,增加「首投族」的支持。當蔡英文表態支持縱暴派後,蔡的民望「逆轉勝」。蔡的政治團隊食髓知味,除隔岸「打嘴炮」外,亦不斷為縱暴派提供經濟支持、輸送物資。蔡雖然口頭說無條件支持香港的縱暴派,但是她的行動充滿算計。去年9月開始,縱暴派組成「香港學界代表團」與台灣官員會面,要求盡快落實《難民法》,給予在港參與叛亂的暴徒難民身份,可以讓他們「盡情」破壞香港。但這是縱暴派一廂情願的想法,蔡英文作為政界的「老狐狸」,視香港縱暴派為「安全套」一樣,用完即棄,不會有一點的留戀之情。事實已經證明,不論是陳水扁,抑或是蔡英文,兩者都不是靠過去政治往績,而是靠政治手段意圖勝出選舉。

接下來討論的美國,一直有荂u民主制度典範」的聲譽,美國要求地球上每個國家都要按照它的「民主原則」來實踐民主制度,否則視其為敵對國家。首先,美國實行的「選舉人」制度充滿矛盾。在2000年的總統選舉,民主黨的戈爾雖贏了總得票人數,但輸了「選舉人」票,最終飲恨地敗於小布殊。事實上,「選舉人」制度完全不能體現西方民主制度的精髓--少數服從多數;同時,亦增加政府管治的危機。

暴民政治威脅全球和平

其次,美國總統的權力雖有「三權分立」的制衡,但是總統往往可以藉休會、假期期間,繞過國會,來進行無國會約束的行動。可想而知,美國總統的權力可以無限放大。現任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當選後,其霸道作風無人能及。一直憑茈L的「打嘴炮」技能,向不同國家進行施壓,務求將美國利益最大化。最近,由特朗普親自督導對伊朗進行襲擊,刺殺伊斯蘭革命衛隊指揮官蘇萊馬尼。是次襲擊在未知會國會的情況下,採取軍事行動,沒有按憲法尊重國會,將個人的權力放在國民的安全之上。

特朗普原本以為刺殺蘇萊馬尼後,就可以威震海外,重奪全球話語權,提升他的聲望。但事實往往事與願違。首先,美國的施襲,沒有為美國在國際上提升任何地位,反而被多國元首指責特朗普濫殺無辜。另外,美國沒有成功對伊朗作出任何威嚇,反而激發伊朗對美國駐伊拉克軍事基地進行報復。

幾千年前,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曾對「民主制度」作出最嚴厲的批評,認為「民主制度」合宜的時候,可以充分反映大部分人的意願(democracy);相反,當制度出現了失衡的時候,社會就被一少撮政治野心家、政客利用民眾的愚昧無知,來煽動他們對現存制度進行破壞,就會出現「暴民政治」(ochlocracy)的亂象。

現今的香港,就是有一班政棍利用社交平台,不斷發放虛假資訊,目的是迷惑人心,發動「顏色革命」奪取管治權。至於台灣,民進黨政府並沒有為台灣民眾謀福祉,只是為鞏固其黨的地位及為「台獨」鋪路。最後就是美國,它根本沒有實踐民主制度的優點,只是不斷創造更多獨裁者,威脅全球的和平! (全文完)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