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星光透視 > 正文

【掠影探索】那些年 光輝歲月的細說 馮毓嵩覓重振港產動畫新契機

2020-05-08
■馮毓嵩■馮毓嵩

上海萬航渡路618號的一棟花園洋房,連同它周邊建築形成的萬餘平方米的廠區,就是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自上世紀50年代以來的半世紀內,這裡是中國人才最集中、規模最大的動畫電影製作中心,出產了幾代中國觀眾都耳熟能詳的動畫電影《大鬧天宮》、《哪吒鬧海》、《天書奇譚》、《黑貓警長》等作品。資深動畫導演馮毓嵩,於少時加入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以下簡稱「美影廠」),見證了這段光輝歲月,也在那裡度過了自己為動畫激情燃燒的青春時光。如今身在香港的他講起當年事,馮毓嵩頗有些恍然若夢之感,但亦覺得港產動畫的未來發展之路,也許就暗藏於這段歷史裡。 ■文、攝:黃依江

當年美影廠所在的洋房,有一個帶池塘的小花園,午休時大家都會去那裡曬太陽。一次,《哪吒鬧海》的年輕導演之一徐景達(阿達),載茤戮氻w花甲之年的「中國卡通之父」,亦是美影廠老一輩導演的萬籟鳴先生在池邊騎單車娛樂,卻一不小心叫後座的萬老跌入水中。幸而池水很淺,萬老站起來說「沒事」,眾人便打趣:「萬老,您是要去東海龍宮找龍王嗎?」萬老回答:「沒有啊,我口袋裡有隻小蝌蚪,我是替特偉(《小蝌蚪找媽媽》之導演)的小蝌蚪找媽媽呢!」馮毓嵩憶及那時美影廠上下幾輩人其樂融融相處的場景,認為正是那種寬鬆環境與良好的人文氛圍鼓舞了大家的創作激情。

打破模仿局限 從傳統藝術汲取創意

在早期美影廠出品的動畫《鐵扇公主》中,可以見到人物明顯參考了迪士尼動畫的形象設計,但廠方很快便發現,模仿別人非長久之計。因此在1953年左右,後來的廠長特偉提出口號「敲戲劇風格之門,探民族形式之路」,旨在引導大家進行基於傳統文化的形式創新。為此,特偉自己率先借鑒京劇臉譜藝術執導《驕傲的將軍》一片,此後美影廠更多導演加入創新行列,水墨動畫《牧笛》、木偶動畫《神筆》、剪紙片《豬八戒吃西瓜》等片種紛紛湧現上大銀幕。

而其中轟動世界動畫影壇的水墨動畫技術,試驗過程長達半年,耗費的人力物力不計其數。水墨動畫的研發成功,離不開國家的巨額投資。參與全程的馮毓嵩提及當年見證它誕生的情景,仍難掩喜悅。「當時的試驗是以阿達為首的年輕人,我們做得非常興奮,幾乎不眠不休。每次試驗樣片製作出來,無法立即知道效果,需要送到沖印廠連夜沖印出才能看到。有一晚實在加班太久,需要休息卻仍難以入睡,我跟阿達拿一片安眠藥一人一半吃完睡去,沒睡多久又被叫起來看片,稀裡糊塗地一看--片子成功了。」那部影片,便是在中國家喻戶曉的水墨動畫《小蝌蚪找媽媽》,最早的創意來源於齊白石的畫作《蛙聲十里出山泉》,又融入他筆下各種各樣的水墨動物形象如小雞、烏龜、金魚等,更特請一位幼兒園老師編出適合孩子觀賞的故事情節,馮毓嵩感嘆:「那是一部依靠集體力量,創造出的天造地設般的作品。」

重視年輕創作力 善用文化藝術人才

馮毓嵩認為,美影廠於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輝煌,離不開前輩領導的尊才重藝之心。「特偉是個藝術家。」馮毓嵩這樣評價,「儘管他自己並非專業出身的動畫人,卻完全遵從『藝術至上』,亦重視青年力量。」每一批進入美影廠的年輕人,特偉都會親自接見,讓他們拿出自己的作品來看。雖待後輩和藹,美影廠的培訓卻很嚴格,「無論你從哪個學校來,先將美影廠動畫生產的整個流程走一遍,光是在上色組,我就做了2個月。」不止是廠長,美影廠的老一輩動畫藝術家都總是盡力給年輕人發揮創造的空間。馮毓嵩難忘他參與《黃金夢》製作組時師從的動畫師段浚,「當時要畫5個大財閥吃星星、月亮、珠寶的貪婪樣貌,段浚叫我隨便畫,不必遵循規律。我畫完後,他將攝影表順序打亂,一般是順序的12345,他打亂為42351,竟形成了一種『亂象』效果,更凸顯大財閥的貪婪特質。」他當時並不知會有這樣神奇的效果,直至做出後才對老師的技法恍然大悟,「因為他,我做動畫開竅了。」儘管這位恩師因病早逝,但在之後馮毓嵩參與製作或自己導演的作品中,運用了很多從他那裡學到的技巧,成果斐然。

因製作動畫並非僅關乎導演、設計師等美術工作人員,還需要其他行業工作者的協助,特偉也廣羅各界人才,令美影廠成為「臥虎藏龍」之地。馮毓嵩記得,那時美影廠的小院總有一個拄拐杖的老人坐荂A後來才知道那是中國流行音樂的「教父」黎錦暉,他曾創作大量膾炙人口的兒童歌曲如《小兔子乖乖》,晚年時被特偉聘用到美影廠為動畫配樂。此外,《梁祝》的創作者之一陳鋼、《良友》畫報主編馬國亮等文藝工作者,都被特偉「納入囊中」,到美影廠從事音樂製作及文學顧問等工作,馮毓嵩說:「雖是做『兒戲』,但美影廠的創作絕非兒戲。」

承襲美影廠風骨 致力動畫教育業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馮毓嵩和一些美影廠成員離廠到港台地區和國外發展,美影廠的人文創作精神,也隨茬o些動畫師被帶到境外。馮毓嵩在被譽為「東方迪士尼」的台灣宏廣卡通公司供職期間,拍攝了200多部動畫,亦與胡金銓導演合作《張羽煮海》並擔任執行導演。他始終受感於「中國動畫學派」的式微,又回到珠海成立馳盛動畫公司,也發掘了一批動畫新人。求賢若渴的他不計代價,吸納了許多剛畢業的年輕人,「開始都沒有工作任務,沒關係,先打羽毛球!」如今赫赫有名的超現實主義油畫家冷軍,就是那時被馮毓嵩選到馳盛繪製動畫背景的後輩。而在那裡出產的《橘生》,及後來獲得金馬獎的動畫片《學仙記》等作品,都承襲了美影廠的風骨。

2004年,國家出台了針對原創動畫片的扶持政策,定居香港的馮毓嵩回到內地推動動畫教育,先後在許多學校成立動畫專業,以培養更多動畫人才。提及這幾年幾部國產動畫長片如《大魚海棠》、《哪吒之魔童降世》,他覺得欣慰:「最重要是投資人要願意投,創作者要有決心。慢慢拚,就會有好作品。」在內容方面,他認為首先要為兒童的教育虓Q。他提及美影廠作品《哪吒鬧海》中哪吒的自刎,創作團隊翻來覆去修改多次才確定最後的分鏡:哪吒背過身去,沾血的劍掉落在地上。「我們不令孩子看到自刎的正面。」做動畫的初心,是為兒童,但好的動畫作品是兒童與成年人都可觀看的,這便要求動畫有人文關懷。「人文內涵要從自己生活的土地上挖掘,唯有引起時代共鳴的作品,才會有市場。當年的美影廠,就是創作這樣的作品。」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