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以海洋公園為例 探討香港經濟發展方向 (下)

2020-05-16

劉佩瓊 原港區全國人大代表

如果以上述兩種情景為根據,可推測對香港相關行業的影響。

首先看入境旅遊業。此行業相關就業人數為22萬人,包括零售業、住宿服務、餐飲服務及過境客運服務等。產值約為1,000億港元,佔GDP 的比重不高,卻養活很多小企業及旅遊服務業從業員。

旅遊業不振 「攬炒」是主因

如果該行業收縮一半,可能造成十萬人失業,其中大部分是基層服務人員。至於連帶交通運輸及酒店旅館尚未計入內。這正是「攬炒」的結果。

再引申到對海洋公園的影響。海洋公園遊客人數最多的一年為500萬人次。以去年的財政狀況看,海洋公園於2018至2019財政年度錄得整體收入港幣17.34億元,其中門票收11.46億元,佔66%;其餘是園內消費收入5.53億元,包括餐飲收入3.66億元(佔21%),零售業收入1.79億元(佔10%)。

從海洋公園較單一的經營模式來看,公園的成敗取決於入園人數,如果內地及其他地區的遊客減少,收入便全數向下調整。海洋公園的業務能否復甦,取決於目前環境下對遊客人數的預測。

海洋公園能否在成本上節約呢?海洋公園去年度的營運成本達15.3億元,其中最大支出是員工成本共7.7億元,而園內設施、動物成本都是固定成本。那便是說,如果不能維持原來的入園人數,海洋公園就難以維持。

再看海洋公園的資產負債情況。海洋公園的負債達60億元,包括流動負債、政府及商業貸款,單是利息支付就是很大的壓力。

如果政府撥款54億元,用於協助園方繼續營運12個月,並在其間重新確定發展策略,當中約30億元用作償還園方已到期且必須償還的商業貸款,同時政府延長園方向政府歸還貸款的時限,海洋公園便能維持運作。

不過,可以想像,54億元充其量只能供養員工多一年。如果海洋公園繼續經營,可能又要再投資於補充動物、要追加投資維修、添置設備,原來的經營模式不可能恢復過去業績!

迅速轉型是香港生存之道

海洋公園的主要問題不是新冠肺炎造成,香港有人排外抗中是內因,而外因是內地及日本等周邊地區也新建大量主題公園,而且規模更大、更多元化。以香港彈丸之地,發展這樣的旅遊項目已沒有優勢,此時轉型才是出路。香港作為沒有自然資源、只有700萬人的小島,靠的是能「引進來、走出去」。但時移勢易,香港要跟茤P邊環境變化而迅速轉型,這是香港的生存之道。

另外,海洋公園的營運模式很有問題,是由政府注資的公營事業。其董事會沒有承擔任何責任,有問題就向政府伸手,既沒有經濟效益、也沒有社會效益。香港本地人進園並不多。如果能夠吸引遊客,為香港提供就業機會、創造收入還可,如果要政府貼錢,就不划算了。我們更要謹慎考慮,是否要為無前景的產業、企業下賭注。

是否可以考慮充分利用海洋公園擁有的自然資源,向改善投資環境、改善市民生活的方向發展?海洋公園橫跨一個山頭,如果收回土地開發為新市鎮,是否可行呢?無論如何,都不能採用海洋公園這種公營機構的模式。

(續昨日,全文完。)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