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信而有征】錢塘世紀大酒店

2020-08-10

劉 征

最近去了永嘉,溫州轄內的一個縣,離溫州城區大約20公里。這地方最有名的歷史發生在南北朝,是謝靈運在此當郡守的時候,為它寫過許多山水詩。現在,這些詩連同謝靈運本人都被人寫成書,放在我住的錢塘世紀大酒店的房間堙A叫《謝靈運在永嘉的蹤跡》。和這本書放在一起的還有另外幾本書,都和永嘉有關。有《永嘉文史資料》、《耕讀楠溪》、《永嘉詩畫》等等。我曾經在兩個地方的酒店見過桌上有書,一個是邯鄲,另一個就是此地。恰好,這兩間酒店都是本地酒店。

按照我很少住本地酒店的零星經驗,錢塘世紀大酒店很值得談論。在它的房間堙A鋪蓋正常,是標準酒店都會用的白色,不過抱枕和床旗卻印蚋聽晙蛚〞漱s水和飛鳥。有點米友仁的影子,山都在霧堙A水則融入白色的背景當中。桌面放荇行資料,但不是通常的廣告招貼,而是一些書,還貼茈u有圖書館才能看到的編碼。睡衣也很別致,是一套亞麻材質的唐裝。女士那一套是乳釉色、男士那套是灰色。好一點的連鎖酒店比如麗思卡爾頓、悅榕莊也有睡衣,但多半大同小異,有種工業感。只有一次,我在上海萬達瑞華看到過一身綢緞睡袍。但是,沒有明顯的民族風。錢塘世紀大酒店不同,從陳設到布局,表面像一個簡略版的五星級酒店,凡物一應俱全,但卻不那麼標準。始終融入了一些本地特色。即便是收納盒,除了筆,也會放一個迷你的釘書機,還有些別的文具。旁邊是一套茶器,像是隔壁麗水龍泉的出品。茶葉沒有密封在小紙袋中,而是放在茶葉罐堙C這地方因此完全介於標準與非標準之間,形成了一種矛盾。

住連鎖酒店是不會有這種矛盾的,它和所有其他按照工業標準批量生產的東西一樣,不管開在哪兒,店與店之間的風格和設計理念都相同。只要住過一家,其他店理應是一樣的。這樣的好處是不管你在任何地方去住,都不會遇到什麼特別大的意外,比如設備陳舊。同時,你也不大可能有什麼驚喜。

但本地酒店不同,它的客房也許會具有異鄉情調。連同他們的餐廳也不是異鄉的。我家附近有一家歌江維嘉酒店,每每經過它去上班,我經常能看到各種周邊活動。什麼婚宴、謝師宴、年會用餐,都是這個區域內的。這倒不是說連鎖酒店沒有對外營業的餐廳。在大都市,連鎖酒店都有餐廳,客人也多。但因為它立意招攬全市的居民,鑒於現代都市的容納力,這些酒店當中出入的人也就沒有什麼特點可言了。但錢塘世紀大酒店不同,它在一個縣城,來這埵Y飯的多數都是本地人。這就讓外地的住客有點異樣的感覺。比如,我在前台辦理入住時,就看到幾個人正在和前台的服務員聊天,臉色潮紅,虒侚H意,看起來喝了不少的酒。至於那神情,是完全的怡然自得。步入電梯,又是一家老小。也是來吃飯的。他們會旁若無人地說些私事,並不避諱我這個外人。在這種情形下,你會自然意識到自己來自別處,異鄉感因此大為增加。

簡雅各布森在《美國大城市的死與生》當中分析過城市人行道的作用,她認為最理想的人行道是要使這些道路被賦予日常生活的功能,比如藥店、熱狗店,或是小咖啡館。這樣,社區就會成為真正活躍和具有凝聚力的社區。按照這個推論,本地酒店也承載茖潃咱能,一種對外,一種對內。這使它成了真正意義上的交匯處,將本地與外界融會貫通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