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4年4月5日 星期六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名人薈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致青春》編劇李檣:每部電影都是和導演「談戀愛」的結果


放大圖片

如果沒有《致青春》,如果不是因為和趙薇的名字捆綁在一起,李檣兩個字可能就和印記一般,只會靜靜地躺在那幾部早已聲名遠揚的電影旁,不被這麼多年輕人所熟知。但在《致青春》創下7天3.5億票房的奇跡之後,向來行事低調的他顯然一下子就「火」了。導演功力尚顯稚嫩的趙薇無論到哪個場合都會重點感謝李檣:「沒有他,就沒有這部電影。」

有熟知李檣的觀眾說,從顧長衛的《孔雀》、《立春》、許鞍華的《姨媽的後現代生活》,到趙薇的《致青春》,李檣筆下的人物多半充滿了悲劇色彩,但李檣卻認為,自己只是在進行現實主義寫作,「大部分人都喜歡消費花好月圓,但生活中那是沒有的,人的一生必定是好壞參半。」

文、攝:香港文匯報記者李薇 深圳報道

在每個職業編劇的生涯中,或多或少都曾遇到劇本被導演、製片方修改的情況。有些編輯選擇啞忍,有些編劇選擇「罵戰」--如近日宋丹丹與編劇宋方金因劇本台詞被改引發的相互炮轟。但在李檣身上,記者卻看到了智者最為人情世故的處事方式。

「交朋友,談戀愛,結婚」是李檣與顧長衛、許鞍華、吳宇森等知名導演合作的固定三部曲。當其他編劇忙於和導演討論劇本時,李檣更願意花長時間,從精神深處尋找與導演們的共同點。「我會問他們喜歡看什麼電影,聊一些私人的話題。和他們交往就和談情說愛一般,當然最終的電影成品也就是我們結婚的成果。我認為只有這樣彼此對劇本的摩擦才不會那麼強烈。」

劇本是蛹 電影是蝶

在李檣看來,劇本更像是一個公共平台,不是寫給編劇自己的東西,而是寫給拍攝劇本的人,在劇本的二度創作過程中,演員、導演勢必會影響劇本呈現的效果,因此要達成共識性的劇本並不容易。他形象地將劇本比喻為「蛹」,電影比喻為「蝶」,強調化蛹成蝶的過程不是編劇一人就能辦到,需要多方合作。「我相信大家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拍出高質量的影視作品。」

為了達到這一目的,並且捍衛作品的主權,李檣雖是編劇,卻也做了導演部分的創造性工作。有人這樣評價他:「按照約定俗成的理解,電影是導演的藝術,但在李檣這裡,卻出現了新的局面。他是罕見的,能夠保持作品獨立性、完整性的電影編劇。他的獨立,來自於他創作故事的豐厚與成熟。」

李檣的每個劇本都是飽滿的,不僅每一個場景的所有細節都交代得非常具象與清晰,甚至連鏡頭機位都能夠被考慮進去。也正是因如此,在《致青春》之後,不少人認為趙薇在創作方面對這部作品的貢獻值很低,《致青春》更像是李檣的電影。

編劇不能靠天賦

事實上,從2005年第一部作品《孔雀》被顧長衛拍成電影奪得第55屆柏林電影節銀熊獎,到《致青春》獲得第50屆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改編劇本獎。李檣早已躋身中國身價最高的編劇,他的多部作品被網友評價為「人生範本」。

但他卻直言,並不肯定所寫的劇本是否真的會對別人產生影響,「我能做一件自己喜歡的事情,並靠茈早抴姪,我已經很開心了。」至於對未來的期許,他猶豫片刻,說出了李檣式黑色幽默:「我不太確定我的人生態度是什麼,我每天的工作就像農民下地一般,在普通的勞作中度過。如果非得有期許,我希望我能按時工作,因為我很懶。」

誠如李檣所言,他並非一名「勤奮」的編劇。從出道至今,十年間他僅有7部電影作品,包括即將在今年面世的兩部文藝片《黃金時代》和《放浪記》,其中《黃金時代》僅劇本的創作就耗時三年半。

三年半可能其他編劇早已寫出了好幾部電視劇,但李檣卻甘於「愚笨」。為了更好的復原歷史,他花了兩年多的時間查閱資料,幾乎看遍所有民國時期的影像資料,包括與《黃金時代》主人公蕭紅相關的所有人物傳記。「我很反對對歷史人物進行主觀臆測、虛構,因此做的都是很笨的閱讀工作,看大量二手資料,並將資料進行整合。」

李檣舉例,所有歷史資料中都沒有記載蕭紅離開蕭軍後,與端木蕻良談戀愛的具體經過,但在電影中要反映蕭紅的一生則勢必涉及到她完整的戀愛經過。為了不主觀虛構談話過程,李檣翻閱了大量端木蕻良的資料,在確切資料中發現端木蕻良曾讚美蕭紅的作品寫的比蕭軍的好,於是這段看法經移花接木成為了端木蕻良與蕭紅見面時的第一句對話:「我看過你的作品......」

大量的閱讀,吃透所知所學並將其轉化為能應用的東西一直是李檣的堅持。他曾經跟好友說過這樣的話:編劇如果只靠天賦和閱歷,總有一天你會發現天賦會隨荇伅〞漪y逝而變得斷斷續續,只有通過大量的閱讀才能保證創作的連貫性。「因為人的直接經驗很有限,多半需要從間接經驗中獲取。」李檣說。

叫好叫座不衝突 中國電影缺乏多樣性

縱觀中國電影,最難做到的就是影片又叫好又叫座,如何讓電影的叫好與叫座不衝突已成為各界熱議的話題。

在李檣看來,電影追求叫好與追求叫座並不矛盾,問題出在中國的電影多樣性不夠。「我覺得電影的構成應該是金字塔形,用基礎的通俗電影來賺錢,賺到的錢則用來養藝術片,處於金字塔頂尖的電影並不需要票房,要的是品質。」李檣指出,很多人認為郭敬明的《小時代》太低俗,但這並非郭敬明的錯,《小時代》本身就是用於吸引低齡觀眾的商業電影,如果喜歡思考,就別看這類型的電影。「各種類型的電影應該是共存的,遺憾的是中國沒有高端電影,都是暢銷型的。我覺得藝術的探索很有必要,同質化只會走向死胡同。」

李檣認為,中國電影要趕上好萊塢,需要編劇寫出多一些個性化、多樣化的劇本,只有每個人寫出來的東西不一樣、電影產品形式各異,中國的電影才有可能與好萊塢制衡。「演員同樣很重要,但不要認為只有走向好萊塢的明星才是優秀的,每個國家都有本土受歡迎的演員。只要能創造出獨一無二的表演體系,就是一名成功的演員。像湯唯,她的氣質就是獨一無二的。」李檣認為,中國的電影需要慢慢培養,就像聽歌劇一樣,不是歐洲人天生就愛聽歌劇,也是培養起來的。

喜愛黑色幽默不排除創作喜劇

有熟知李檣的觀眾說,從顧長衛的《孔雀》、《立春》、許鞍華的《姨媽的後現代生活》,到趙薇的《致青春》,李檣筆下的人物有茬o樣的特徵:他們不完美,他們的好壞模棱兩可,他們都是這個時代某些群體的濃縮式展現,每個人物都充滿隱喻或者象徵。最重要的是,看似殘酷的結局背後,其實又透荍き璊坏,只是很多人把這一點光亮忽略了。

對此,李檣坦言,自己只是在進行現實主義寫作,因為人是在苦難、殘酷當中成長起來的,而非幸福與祥樂,只有先知道生活的殘酷,才會發現生活的點滴美好。「人是好逸惡勞的,會躲避不願意看到的東西,但這些東西是每時每刻都存在的,我們沒有能力打發。」

李檣成名於這類現實主義文藝片,但現實中他卻是一個偏愛喜劇片的人。「我更愛看喜劇片,現實主義只是我在這個創作階段喜歡做的事情,而不代表我必須寫這些。」他認為,哪怕是過往那幾部文藝片,當中他都摻雜有大量黑色幽默,如果有人看完以後發笑了,一定是某些人生觀念與電影情節發生了碰撞。「我偏愛具有強大反諷意味的東西,人活茞臚@要素是自嘲能力,只有直面慘淡人生,才能變得樂觀。」

目前,李檣已經開始了自己的下一部作品創作,他透露將會是一部警匪電影,而且故事已經成型。「接下來我也可能寫鬼片、恐怖片,一切電影類型我都喜歡,也不排除會去嘗試。」

相關新聞
《致青春》編劇李檣:每部電影都是和導演「談戀愛」的結果 (2014-04-05) (圖)
一枝一葉自千秋-曹放書法藝術的追求 (2014-04-05) (圖)
魏德聖:用時光機 激發現代人追尋自我 (2014-03-29) (圖)
英語達人解惑英文教育迷思 (2014-03-29) (圖)
我的演員生活--王維 在港落地生根的十五年 (2014-03-22) (圖)
諾貝爾文學獎評委馬悅然:「中國是我第二故鄉」 (2014-03-15) (圖)
2014 AHAF:國際天才抽象派畫家Aelita Andre (2014-03-15) (圖)
司徒乃鍾:我之為我,自有我在 (2014-03-08) (圖)
薛憶溈:寫作對我就像是朝聖 (2014-03-01) (圖)
重寫的革命 迷人的重訪 (2014-03-01) (圖)
對話薛憶溈 (2014-03-01) (圖)
「南海十三郎」謝君豪:「舞台是我的情意結」 (2014-02-22) (圖)
偉大的在於無形 (2014-02-22) (圖)
阮義忠:永遠不變的愛就是信仰 (2014-02-15) (圖)
《想見 看見 聽見》:記錄生活情味 行於時代之先 (2014-02-15) (圖)
生命鬥士「霸仔」 璀璨煙花燃亮人生希望 (2014-02-15) (圖)
翻譯家孫越:我用翻譯,書寫信仰與啟蒙 (2014-02-08) (圖)
秉筆翻譯,需要心靈的代價 (2014-02-08) (圖)
為民間文化交流而奔走 (2014-02-08) (圖)
為國人尋找一個精神啟蒙的座標 (2014-02-08) (圖)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名人薈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