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不應製造悲情抹黑對手 依法選舉排除干擾

2016-08-27

楊正剛

立法會新界西候選人、自由黨周永勤棄選風波,各種猜疑指責不脛而走。香港強調並堅守選舉公平、公正、公開的原則,若有人刻意製造悲情,打擊對手,甚至有意無意將干擾選舉罪名強加於中聯辦,加劇政爭矛盾,這種不擇手段影響選舉的卑劣行為,實在為社會所不齒,更應受到法律制裁。作為法治之區,香港不容忍任何施加壓力、干擾選舉的行為,政府及社會各界應全力維護依法選舉,保障香港法治、民主、文明的國際形象。

周永勤日前在出席新界西選舉一個電視論壇時,突然宣佈因不想身邊支持他的人惹上「更高層次的麻煩、賠上代價」,即時停止競選活動。周被記者追問退選原因時,更一度灑淚。周永勤曾先後指稱有人以利益引誘他退選,及威脅他棄選。意圖影響選舉在香港茲事體大,屬於嚴重罪行,「唔係講笑」。香港有嚴謹的法治保障,充分的輿論監督,任何人在選舉中受到壓力,可以尋求法律支援,包括報警、向廉署求助,絕對無人可隻手遮天,操控選舉。但值得注意的是,周永勤雖然表示因不堪壓力而退選,但就沒有親自報警或向廉署求助,只是由其所屬政黨派代表到廉署報案,對傳媒的追問更三緘其口,事件更顯得撲朔迷離。

周永勤三緘其口 事件撲朔迷離

周永勤的退選,新界西另一位候選人何君堯成為眾矢之的。一時間種種何君堯逼退周永勤的傳聞甚囂塵上,何君堯的助選義工「狙擊」周永勤的錄音在坊間突然廣為流傳。周永勤才宣佈退選,「狙擊」周永勤的錄音就馬上流出,兩者在時間的巧合,不能不令人感到懷疑;再者,「狙擊」在選舉中是廣泛使用的術語,是一種選舉技巧,並非真的採取暴力違法手段傷害對手;最重要的是,何君堯並無同意採取「狙擊」手法,「狙擊」只是助選義工討論而已,並無付諸行動。單憑一些空穴來風、子虛烏有的所謂恐嚇就宣佈退選,令對手水洗不清,未免對何君堯太不公平。何君堯在facebook回應事件就指,「事件令到我的選情受到影響......似乎他(周永勤)是一個弱者、受害者,但實際上謠縑A我係一個受害者。」

香港01網站的文章也分析,周永勤所言孰真孰假有待求證,但客觀效果是殺何君堯一個措手不及,令他惹上麻煩,以打擊其形象和選情,其他新西候選人在論壇上也就事件群起追問何君堯,若事件持續發酵,對何君堯的選情便相當不利。

干擾選舉 法理難容

此次事件更惡劣的影響是,一些別有用心的人長期把何君堯形容為獲「西環」(中聯辦)「祝福」的對象,周永勤退選,難免造成假象,是「西環」為力捧何君堯而逼退周永勤,「西環」干擾香港選舉呼之欲出。這是毫無真憑實據的誣衊,陷中聯辦於不義,企圖挑撥港人和中央的矛盾。有激進反對派的立法會候選人立即借題發揮指,梁天琦和周永勤不能順利完成選舉,是對「一國兩制」的踐踏,中聯辦不停干預香港選舉,幕後有黑手想操控選舉結果。香港已經高度政治化,近期「港獨」思潮愈演愈烈,在此情形下,周永勤突然退選,背後動機不能不令人擔憂和警惕。

香港是法治社會,選舉中以威嚇候選人家人安危迫使候選人棄選,有損香港公平廉潔的形象,法理難容。《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指明,任何藉賄賂、武力、脅迫手段或欺騙手段影響他人的候選人資格的行為,均屬舞弊行為。條例規定,任何人不得施用或威脅施用武力或脅迫手段以誘使任何人參選或不參選,或退出競選。舞弊行為一經定罪,最高可判處罰款$500,000及監禁7年。 

周永勤宣佈退選後,選管會已發表聲明強調,香港一直有良好的選舉文化,選管會絕不容忍選舉中出現任何欺詐、威嚇或暴力的情況。任何人士若於選舉中遇到上述情況,應立即向執法機關舉報。選管會如接獲有關投訴會嚴正處理,轉介執法機關跟進。包括民建聯在內的多個政黨明確表示,要依法辦事,指周永勤指控非常嚴重,呼籲周立即報警,更指廉署「絕對需要調查」。相信只要依法辦事,還原事件真相,才能保障立法會選舉排除干擾,順利有序地完成。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