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星光透視 > 正文

星影畫館:月有陰晴圓缺--《明月幾時有》

2017-07-07
■周迅與葉德嫻在片中飾演母女。■周迅與葉德嫻在片中飾演母女。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許鞍華新作《明月幾時有》借蘇軾《水調歌頭》的名句命名,的確頗貼合電影內容。看蚗舅互q段關係似有還無、若即若離,確實令人輕嘆一句「但願人長久」。不過仔細想想,或許用《水調歌頭》中另一句形容這套電影更加貼切。

這是一齣難以評價的電影,早前在另一篇影評說過演員陣容鼎盛,不過劇本似乎未能支撐,以致一眾影帝影后未有發揮機會,有點大材小用,星明月暗。其實難評的部分又豈只如此?除了幾條主線關係含糊外,電影的整體風格亦可圈可點。《明月幾時有》以東江游擊隊作為主線,但文戲居多,只有幾場動作場面。其中一場男女主角在槍林彈雨下滾下山坡,子彈慢動作擦過眼前。不知是特效生硬還是情節陳舊,畫面看起來其實有點突兀。似乎許導對於捕捉動作畫面,還是有點進退失據。

另一方面,電影的氣氛亦有點飄忽。明明是一段有血有淚的歷史,但王菀之、梁文道的出現又加插了幾分幽默筆調。開首結尾穿插茅盾《黃昏》的節錄,但文字背後那種大時代變革前的波濤洶湧,又被電影的淡然起落洗刷得一乾二淨。電影又以許鞍華訪問梁家輝作為敘述框架開展故事,當中夾雜虛實錯摸,帶有點點「偽紀錄片」的意味。然而除此之外,又不見電影再有關於真實與虛構的思考,令這一筆變得有點多餘。

《明月幾時有》在主旋律下滲入許鞍華的個人風格,本來是個不錯的碰撞。不過正如月有陰晴圓缺,電影是陰是晴,是圓是缺,有時就算經驗豐富如許鞍華亦難以掌握。這段四十年代的香港故事,如同戲中周迅朗讀茅盾的文字,情感十足,意味深長,不過與茅盾所寫的大風雨來臨前夕相比,似乎又不是同一回事了。 文:鄺文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