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隨想國】話長跑與孤寂

2018-07-06

興 國

看了楊世模和彭}合著的《香港馬拉松的足蹤》(商務印書館出版),我才知道,香港有記錄的長跑比賽是在1910年,由香港業餘田徑總會在1月18日舉辦,「路線大約是從香港仔鴨巴甸船塢薄扶林及堅道至中環木球會(約六英里)。」報名者二十,報到者十五,「冠軍是外國人盧深」,以33分鐘完成。

目前田徑運動中的長跑分為五千米、一萬米、半馬和全馬,全馬全程是42.195公里。香港的全馬賽跑,是1969年首次舉辦,名為「香港國際馬拉松」,亦稱作天天馬拉松。

這本《香港馬拉松的足蹤》圖文並茂地尋找出香港的長跑記錄,還兼及港九地區的城市規劃和民生情況,結語說:「在人生的馬拉松上,不正是很多人都默默耕耘,不求別人的掌聲,為的是心中的回響。或許這就是我們所說的馬拉松精神!」

我想起日本作家村上春樹的話,他說他的寫作都在早上長跑之後。長跑和寫作都是孤寂地進行的,也只有忍受得了這份孤寂的人才能出人頭地吧?

這讓我想起上世紀六十年代的一部英國電影,是根據同名小說改編的,片名叫《長跑者的寂寞》,是當年英國的「憤青」作品,因為主角不甘像長輩那樣長年在工廠做牛做馬,但在現實中又找不到一條明路,於是為了錢犯下了偷竊罪,被送到感化院接受感化。院長發現他有長跑天分,想利用他的天分來贏得獎杯而升官,但他在無盡的孤寂中,愈發對社會不滿,最後在長跑勝利前一刻,一腳踢走獎杯。

我又想起台灣最近砍去軍公教退休人士的年金,那些單身的退休人士,在人生的馬拉松裡跑到臨近終點前,本來可以有餘錢出外串串門子,錢被砍少之後,串門子的時間不得不減少,只能留在家中,面對那無休止的孤寂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