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昨日紀】嘉猷

2018-07-09

陶 然

我們班有幾個調幹生,其中之一,便是來自湖北的胡嘉猷。本來,我跟他接觸不算多,但因為特殊原因,我們北師大中國語言文學系從原定的五年制,一直拖到八年才畢業,大學生的「大」字,也要加上一點,變 成「太」字了,於是 我 們調侃蚖﹛A我們是八年的「太學生」了。也正因為相處時間特長,到後期,我和嘉猷的交往也多了起來,有人甚至故意半開玩笑讀錯他的名字,嘉 猷 變 成「嘉酋」,或者是「胡 加 油」了。

因為是調幹生,他在上大學前,似乎是小學教師,有了對象,好像非卿不娶。所以到上世紀六十年代末,他便率先結婚,那時在校學生一般是不可以成家的,他算是例外。記得不久,他女兒就誕生了,我曾在十一樓看茈L把小小的初生女兒放在手掌上搖來搖去,滿臉的笑容,充分體現了他初為人父的喜悅心情。

後來,我們都在校等茞朵~分配, 而他已經率先要求提前回鄉去了。臨行前,我們十多個同學,一起奔到前門的大北照相館合影,既是送行,也是惜別之意。照完後,記 得 趙 繼 剛 還 說,個個眼睛都睜得大大的。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什麼玄機,當時也就哈哈一笑了之。大概因為是調幹生,他講話抑揚頓挫,非常有力。大概也因為他的領導能力獲得肯定,他成為班上三人領導小組成員之一,另兩人是 張 國 榮 和 谷 敏 庭。

後來,他先我們而去。我們畢業時,兵荒馬亂,誰也似乎顧不得誰,連畢業合照也沒有,大家只顧各奔前程,而留下再也不可挽回的遺憾。

而嘉猷,似乎仕途順利。先是聽說他當天門市市長,後來當全國人大代表,再後來是湖北省糧油處處長,大約九十年代初吧,他帶領手下八個大將,出訪馬來西亞,經港回國時,電約相見,送了馬來西亞的咖啡壺給我,並送利是給我兩個孩子。我到酒店看他時,他還特地買了幾顆榴槤叫我品嚐。他大概認為,我在印尼出生,沒有不吃 號 稱「南洋果王」榴 槤之理!豈知,我們家大大小小從來不吃榴槤,因為父母自我們小時候,就說,傳說那是三寶太監的屎呀!從此便成了心結。嘉猷盛意拳拳,不好推卻,勉強吃了兩粒,從此破戒。當時我並沒說什麼,我想他至今也不知道我的心思。臨行前,他又在銅鑼灣設宴餞別,還請手下八員大將輪流敬酒,我認為是老同學的眷眷之心。

再後來,他退了,前幾年,我受邀去武漢,節目安排緊湊。我找了個空檔,打電話給嘉猷,這時已是傍晚,等他搭計程車趕到酒店,已是八點左右。他同時帶來了許多湖北出版社出的書,還有特產。我們敘舊聊天,不知夜之既深。第二天一早,我就要離開武漢了,臨別依依。我送他下樓,走到大街上,看茈L登上計程車,忽然想起,他說,退了,沒公家車坐了。他的清廉,也由此可見。揮手,那車子在暗夜中愈馳愈遠,不見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