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眾志」想學「釘書健」?

2018-08-30

郭中行 資深評論員

「香港眾志」日前大張旗鼓舉行記者會,指有兩名骨幹成員,分別於今年3月及8月在深圳及廣州被國安帶走問話,要求透露組織內部資料並利誘日後繼續提供資訊,其中後者已因擔心人身安全退出「眾志」云云。常委羅冠聰認為內地明顯以恐嚇手段表明不歡迎本港社運人士,但強調不會害怕退縮。

「眾志」的所謂被拘事件,不禁令人回想起民主黨林子健早前的「釘書釘」事件,同樣指控被所謂國安人員拘捕,同樣指被逼供,繪聲繪影,猶如特務電影一樣。林子健的大話最終被揭穿,不但身敗名裂,更隨時要惹上官非。這次「香港眾志」事件疑點更多,不合理之處比比皆是,令人懷疑有人好的不學,竟然去學「釘書健」。

「眾志」的指控非常嚴重,但整件事件卻是有被告無原告,兩名聲稱被拘捕的「眾志」成員,完全無出現,更沒有提出任何證據,就作出如此嚴重的指控,全世界的法庭都不會受理。既然「眾志」認為事件離譜,為什麼不請兩人出來親身指證?當年林子健好歹拿出一對釘荌v書釘的大腿,還算「認真」,現在「眾志」竟然憑荂u失蹤原告」的一面之辭就胡亂指控,如何令人信服?

在事件中,其中一名「眾志」成員在今年3月被捕,為什麼在5個月後才爆料,而不是即時作出指控,如果在當時就舉行記者會,不是更有說服力嗎?為什麼要拖後5個月?是為了消除一些可能被人當場揭穿的證據,還是要針對9月高鐵香港段開通而發難,就要問問「眾志」了。而且,兩名成員如果真的被國安拘捕,理應在過關時被捕,怎可能讓他們進入內地,並且在人來人往的廣州火車站月台才將其拘捕,難道國安是沒事找事幹?還是要製造戲劇效果?這些明顯都不合常理。

最荒謬的是,「眾志」指國安人員為當事人戴上疑似「測謊機」的儀器,並且出現所謂「拷問椅」,「眾志」並指桌上更放置了有關「國家安全法」及「間諜法」的文件,看來是惟恐他人不知他們是國安人員了。這些荒誕的情節完全是照抄特務電影內容,但卻是30年前過氣的特務電影,再加上「眾志」人士手繪的圖畫,整件事荒謬度十足,較「釘書健」事件更加離奇,名副其實是鬧劇一場,如果這樣的情節都可以令外界相信,那下次不如說「眾志」成員被外星人抓走好了。

香港是法治社會,並非可以信口雌黃而不必負上後果。「眾志」既然召開記者會作出如此嚴重的指控,就必須拿出證據,包括要兩位當事人出來,更要拿出確鑿證據證明確實有被拘捕被逼供,而不是單憑一面之辭,加上幾幅圖畫,欺內地國安人員不能分辯,就隨便誣陷他人,自製新聞。當年「釘書健」正是他們前車之鑑。或者,「釘書健」的下場正是兩位當事人拒絕出來的原因。

「眾志」這套荒謬的特務電影,固然疑點重重,但更令人懷疑的是,為什麼要現在才上映,故意選在高鐵香港段通車前夕、並且即將進行九龍西補選之際,「眾志」突然炒作所謂被拘事件,時間上未免太過巧合,政治目的也太過明顯,正如「眾志」主席林朗彥在記者會上反覆指,如回鄉證變為內地身份證,擔心國安更容易掌握市民行蹤云云,目的為何,路人皆見。當年「釘書健」自稱是為了警告市民提防「一地兩檢」,現在有人會否希望照辦煮碗,令人懷疑。年輕人本應充滿創意,但現在有人好學不學,竟然去學「釘書健」,確實反映反對派一蟹不如一蟹。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