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百家廊】 解讀工筆畫家何家英

2018-11-29
■秋冥--何家英。 作者提供■秋冥--何家英。 作者提供

付秀宏

在中國當代人物畫星空,有一顆星發散荍t蓄、虛豁的輝光,對心靈的卓越表現和對人性的深刻關注,使畫面多了幾分生命體驗的瑰麗色調。這顆星,如此自然大方而多情嫵媚,他的名字叫何家英。

何家英的當代工筆人物畫靜穆中帶荅簪u、純情中帶茼鳦u,人物心理絲絲縷縷的那種微妙情愫--直抵觀畫者的心底。形象或清秀、瑩潔、婉麗,或豐腴、華美,刻畫具微。那一層深入內心的寂寥、冥合和敬仰,如對萬事萬物的眷戀之心,無人讀後不感驚艷。

何家英是當代著名工筆人物畫家,將中國傳統人物繪畫和西方直觀造型手法巧妙融通,秉承傳統,謹重寫實,中西合璧;觀他的畫,又有說不清道不明的一些感覺,猶如詩一般的境界,彼時心會貼伏下來,柔軟地安放在寧靜、繁富的詩意間。何家英在題材選擇上,多以女性形象為多。《秋冥》是何家英醞釀時間非常長的一幅畫,幾經推敲才最終定稿。在一個深秋季節,何家英帶學生下鄉寫生,來到河北張家口蔚縣,那裡天空極其藍,藍得難得。特別是藍紫色天空下的秋林黃葉,帶給何家英的感染力非常強。

當時,何家英心裡怦怦直跳,其時抱蚖L、理性思考的城市青年女子姿態從頭腦中躍然而出,與眼前景色,形成美得令人震撼的虛擬畫面。於是,他回到天津美院後,便開始找學生做模特,他想表現藍天與樹葉那種意境,把城市知性女子置身於其中,恰好能與藍天產生一種內在的聯繫。

何家英想好畫名《秋冥》,意境格局廓遠又切近,遂想用歐洲宗教畫裡的穹頂形式來勾畫,因抱膝城市青年女子造型是團狀的,運用穹頂形式後,天與地間就產生了一種呼應。巧妙的是,何家英讓這個弧線的圓心恰恰懸在人的頭上,幾乎是挨茪荈坏猼漲鼽m,而太陽穴正是人思考的地方。

就《秋冥》的天、地、人集體形象而言,何家英把人與宇宙的冥和狀態表現出來了。特別是那個城市知性女孩,心細如髮,善覺天意,易於把那種狀態呈現。他用女孩那種思緒和靈魂暫時飛離她身體的意境,形成一種輝映天地的劇場化效果,還有莊嚴的視覺震撼力。

《秋冥》在當代人物畫探索上極富成就。中央美術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王宏建評價:「何家英的《秋冥》是中國人物畫歷史中最具里程碑意義的作品,這件作品代表了何家英在中國工筆畫的最高成就。」是的,何家英以獨具魅力的傷感、迷茫的詩意寫實,為中國畫壇帶來清新、動人的風景,成為一個時代的文化記憶。

何家英,1957年3月生於天津,幼年便受到能寫會畫的祖父悉心調教。從小學到初中,從下放當知青到1977年考入天津美院繪畫系,從1980年畢業留校任教到同事、上級領導給予諸多關愛和扶持,他的人生和藝術之路,雖有過艱難困苦,但大部分時間充滿陽光和希望。真誠善良、有情有義、心神篤定,他像一株生長在深谷中的幽蘭,心地澄明,天賦清純,一絲不苟地把現實和內心的美一步步發掘出來,他的畫面上似有許多話語,又萬般隱藏。

1980年,何家英創作水墨寫意中國畫《春城無處不飛花》,年方23歲的他深入葛洲壩寫生,畫了很多速寫,畫中每一個人物被塑造得有血有肉、生動斐然,筆墨技法嫻熟靈動。他擅長從前人張首、周防、李公麟、顧愷之和當今名家黃胄、石齊作品中汲取精華,充實並積澱自身。何家英是一個有想法、有創意、前途無量的畫家。

1981年,何家英創作工筆人物畫《街道主任》,之後他的《山地》、《十九秋》、《驚蟄》、《清明》、《米脂的婆姨》、《酸葡萄》、《魂繫馬嵬》、《秋冥》、《落英》、《舞之憩》、《幽谷》和《滄桑》等工筆畫精品問世。《酸葡萄》、《秋冥》、《桑露》等作品,形成了何家英嫻靜灑脫、清純質樸的藝術風格,《街道主任》是他具有突破性的反映現實作品,從1991年的《秋冥》到1997年的《桑露》,他的工筆畫面中多了純淨優雅、憂鬱感傷,人文感十分深厚。

正是何家英於文化契合點上參悟因革,長袖善舞,左右逢源,才屢屢創新。他衡中西以相融,在傳統中國工筆畫以線為主、骨法用筆中穿行,又嗅到沉香悠遠氣韻的生動魅力,然後又將西方的人文主義精神予中國式呈現,推高了中國畫家對女人形象的尊重和認識。因而,何家英筆下的工筆人物畫,獲得更廣闊的文化視野。才情良玉,玄美輝光,何家英的心底有一座富礦,卻欲說還休。例如《桑露》畫中,他刻畫了五位清晨採桑的青春農家少女,和諧的動態感與得當的色彩處理,使畫面沉醉在不絕如縷的詩意情氛中。而在對畫面背景的處理上,何家英在平塗中又加強了色彩過渡和地面及空間的厚重感,並賦予空氣流動情韻,把色、墨、線辦不到的事情用西畫手法弄得服帖自如。

時光不斷淘洗,氣質是畫中之詩,必錦瑟和鳴。何家英對西方繪畫先賢提香、德拉克羅瓦、庫爾貝、馬奈、德加、雷諾阿、勞特累特十分鍾情,同時又特別強調對生活與自然的感受、理解及觀察。

在比照中思考,在觀察中發現,深入本質而後導引實踐。中國人民大學藝術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陳傳席說,何家英的畫格調很高,以唯美方式重彰了東方道德境界,首先他的畫具有當代中國的時代性,又塑造了新時代中國畫的傳奇。

我相信,何家英將美和現實糅合在一起,又把各種繪畫技法和氣韻、精神合而為一,那種攝人心魄的經典畫面,才會讓我們持久注目與感動,那麼專注、那麼入神。何家英的工筆畫,在美術史上具有一種無可爭辯的重大學術價值。

何家英作品不僅得到業內權威人士高度評價,也取得了良好的商業價值。從2010年開始,他的作品就向千萬元大關邁進。其一為天津鼎天秋拍中的《靜夜思》,以891萬元成交。此畫創作於1985年。獨坐少女出神凝思,目光純淨;畫面以大面積畫紗帳,人物被安排在畫面的一端,佈局大膽新穎。

1988年的《麗日》,以873.6萬元成交,與何家英轟動一時的工筆畫作品《酸葡萄》屬同一時期,是淳樸、健康、原生態的現實主義題材作品。畫中描繪了鄉村婦女繁忙勞動間歇的情景,大姑娘、小媳婦坐在石碾旁,一邊聊天一邊納鞋底。對於鄉間小景,何家英照樣提煉出了女性聖潔的氣質。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