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雙城 記】這樣的學生

2018-11-30

何冀平

去年,我應邀去到中國西部張掖的河西學院,和想像中的「西出陽關」完全不同,這裡沒有風沙黃塵,天藍水綠樹青人和善。我為在這裡讀書的,清純樸素的中國西部學生做了一場講座。

邀請我的作家李輝傳來一篇文章,是聽講座的一個學生胡瑞鵬寫的,題目是《傾聽講述:好一座危樓,誰是主人誰是客?》用的是我一部劇作中的一句話。這個學生聽得十分認真,難得的是,有他個人的理解,他的原話是「觸發了人生的思考」。

我講到為寫一部戲去生活,提到烤鴨,他聯想到:「我只聽說過歐洲的火雞,製作工藝是很講究的,聽了北京烤鴨,有異曲同工之妙,但更能吸引人,這之中是文化的不可比擬。」我提到飲食和文化的關係時,講到「潘魚」,他查找「潘魚」的來歷:「始於清代末期,為晚清翰林潘炳年所創。他嗜好食魚,但怕油膩,嚐遍了京城魚菜,久而生厭。於是便獨出心裁,讓廣和居的廚師按他的辦法,不用一滴油烹製此菜。後此菜亦為其他食客所接受,遂取名『潘魚』,納入菜譜。五味融於一爐,將 其 調 和,如此才有提升。」

我講到寫「命題劇」,提到要調動自己最有感受、最有觸動的東西,《甲子園》就是受中山大學「黑石屋」和我住過的房子啟發所寫。他聯想到:「命題劇知道來者所需,歸於我屬。是我認為最有感受,最有觸動的東西,應該是對感性認識的持續昇華,為歸屬感找到了依託。我的家族裡有一排貫穿西東的老北房,東西兩院,只見院落正北中央,房屋高大,兩側房平,略低上房,形成兩小夾一大,就像前後兩人抬一轎子,俗稱『二鬼抬轎』,這是爺爺那個年代,農村房屋的形象比喻,如同房屋設計的標籤一般。小時記事起,院落東南角有一頭大黑驢,毛髮光亮,叫聲嘶啞,我不止一次的撫摸過,也常跟虓揧搚K草料,它養活茪@個家族的人。院中零零散散立荋X顆歪脖子棠梨樹,很是喜人,如今,早已不見影蹤。爺爺奶奶也在我大二的時候,雙雙離世,他們留下的溫度和記憶卻伴荍琣^家的路綿延悠長。」我看到感觸很深。

一個有心、認真、可愛的學生!我為院校做過一些講座,下坐的並非都認真聽,有的全程都在看手機。如果在校學生能像胡瑞鵬這樣對待學習,那父母親付出的學費、老師的心血、最好的時光,才不會辜負,才將學有所成。不知小胡學什麼專業,只知他也愛寫作,相信這樣有心用功用心,一定會成功。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