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獨家風景】唱唱國歌

2019-05-09

呂書練

我雖然沒有一副好嗓子,卻很喜歡唱歌,也喜歡聽歌。因為唱歌可以抒發情感,是令人身心愉悅的事,唱國歌亦然。上周在幾個媒體網頁看到一群人唱國歌的視頻,形式別開生面,感覺自然溫馨,也忍不住「同唱」。

事後看新聞,居然有人質疑組織該活動者的動機,更借視頻中一位長者從輪椅上站立起來唱歌的鏡頭,譏笑「坐輪椅都要彈起身,好像神打上身」,並指活動「低級趣味」。乍聽以為是那些趣味低級又無聊的網絡打手之言,卻原來是尊貴的立法會議員,還是一位被視為「精英」的醫生。如此涵養,令人嘖嘖稱奇。

奇怪的是,他既然認為別人唱國歌「低級趣味」,那麼,他在嚴肅的議事堂,用寶貴的時間談「低級趣味」,豈不也「低級」?更浪費納稅人的錢,算是瀆職呢。

香港有些人總自命高人一等,永遠正確,他們身上流的是「藍血」,當然看不到老人家火紅的心。他的話乍聽以為同情坐輪椅的婆婆,實為訕笑長者「無知」。那是被鬥爭意識蒙住了雙眼,思維早脫離群眾,不相信人民的質樸情感。

非法「佔中」的失敗,正是這樣的典型例子。他們活在自己想像的世界中,自以為聰明,想當先知,為呈個人英雄主義,不惜借用有利職位和身份,自製恐怖氛圍,以便找藉口,發動又煽動了一場勞民傷財的佔領行動,失敗了不自我反省,還諸多狡辯,最後落得狼狽下場。

國歌是表現一個國家民族精神的歌曲,也是用來激勵民族的信心與發揮凝聚作用的樂曲,喚起人們內心深處的家國情懷和生存意志力,尤其在關鍵時刻。

在西化的香港,不少人可能更熟悉法國國歌《馬賽曲》,有兩部電影的鏡頭頗令人感動,其一是《北非諜影》中,反納粹領袖在餐廳發動民眾唱《馬賽曲》,以抗議唱德國國歌的納粹軍兵的囂張氣焰;另一個鏡頭是在法國國寶級歌星小雲雀(Edith Piaf)傳記電影《粉紅色的一生》中,年幼的小雲雀在街頭唱她的國歌,不但吸引眾人圍觀,人們還受其感染,慢慢走近合唱起來,因為當時的法國仍在「水深火熱」中。

在今日香港,中華民族當然還沒到「最危險的時刻」,但在美國明目張膽發動圍堵國家並要壓制國家經濟進一步發展的時候,加之香港社會撕裂的當下,民間領袖發起唱國歌活動,實為及時又有意義的事。何況今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七十年,更應多唱國歌。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