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百家廊:溶於水

2020-04-07

傅 昱

2017年末,台灣著名詩人、《鄉愁》作者余光中病逝,享年90歲。21歲時,余光中在台灣寫下代表作《鄉愁》。從前的我們太年輕,不能深刻體會課文中作者那刻骨銘心的鄉愁;成年後,因學習、工作離開家鄉多年,才洞徹無限鄉愁的萬千滋味。余光中一生始終將個人的悲歡與祖國之愛、民族之愛交融為一體,給予了鄉愁不可比擬的深度和廣度。

余光中詩曰:「我的血管是黃河的支流/中國是我的中國。」鄉愁,於他是家國情懷,是文脈延~,是精神歸屬。最近20年,余光中多居住在台灣高雄,其間寫下著名《蓮霧》詩章:非水上之蓮或空中之霧/低頭穿過矮矮的叢樹/卻拂下一身的落花......--鹽水剛剛浸過/而發出最大的誘惑,對喉舌/和最小的抵抗,對牙齒/刷地一口咬下,勢如破竹/滿嘴爽脆的清香,不膩,不黏/細細地嚼吧,慢慢地咽/莫錯過這一季幸運的春天/泥土的恩情,陽光的眷顧/和一雙糙手日夜的愛撫。

《蓮霧》是余光中「水溶於水」的佳作。該詩述說了作者置身於蓮霧樹叢中,細細描繪樹身、樹葉和落花及享受果實的過程。實寫與虛寫交替,美在「飄逸而浪漫」。「蓮」為何要和「霧」連起來呢?除了蓮美、霧亦美的神秘感外,我從余光中「泥土的恩情,陽光的眷顧/和一雙糙手日夜的愛撫」中找到了密碼。

蓮美,在乎鄉土氛圍的「泥土」、「陽光」和農人的「勞動」;霧亦美,源於這是「升騰的純淨之水」。繼而,撫慰並品嚐這種形而上鄉愁的「純淨的水」,彷彿悟道一般。所以,我說《蓮霧》運用了「水溶於水」的變通法式,具有獨特的哲學意味與鄉愁生命的圓滿境界,在漂亮的修辭或文學語言之外,涵蓋諸多水與水相溶的況味。子粒飽滿、滋潤甘甜,滿嘴生津,口中汁液之水與君子心靈泉水形成容和;而最香的真情則是舊土之鮮潤的情感,因此「蓮霧」思緒無處不深蘊荂u水溶於水」的哲思。  

記得看過聞中先生的一篇文章,說作家余華頗喜歡一個比喻,叫作「水消失在水中」。此水與彼水雖不同,卻因為相通的情感與理想,勇敢地消失在彼水中,這裡確實藏有一種機趣,巧妙的語言智慧,如鳥行虛空不留痕跡,又似滑過心靈湖泊並帶有禪宗公案式的啟迪,激起心靈之水的久久蕩漾。在中國古代莊子《秋水》篇裡也說得透徹,當距離和高度存在時,河水與海水是不同的水。緣於部分河水的小我意識,不少抵達不了大海,也成不了大海。部分河水或困於沼澤,或止於堤壩,或消遁於荒漠。河水想保持自己的獨立和存在,大海才是眾水的故園。

哲人說,水的真正身份就是海洋,滴水榮歸大海,大海遼闊,包攬百川,無邊無際。若沒有「小我」的遁形,前仆後繼地掉進深不見底的海裡,迅速與海水容和在一起,不分彼此,無聲無息,就沒有「大我」的豁然生成。若是執其既有身份,則必無解脫與自由的境界。

到廣西旅遊,在奔湧的小溶江,我發現江灘上孤身站茪@棵安靜的小草。如果它的花穗是臉,那麼無疑上面洋溢蚍b羞的微笑。雖其平凡,我想其內心卻對於「水追尋水」的觀感有茞`刻洞悉。它一定知道,江灘上的杉柳、葛麻藤,都是漓江源流的見證,卵石們讓汗流浹背的小溶江走累了--有所依傍,哪怕僅僅停泊幾秒,仍感心甜。江流翻山越嶺,聚聚散散,開開合合,於窪窪坑坑的沙洲間流連相聚又愉快分離。在丈許之外的稻田裡,路遇一位柳姓老人在給稻田放水。老人的鐵E彷彿像是指揮棒一般,江水汩汩進入稻田,不住發出歡快的歌聲。我探問老人高壽。笑呵呵地講,壽不高,八十有六。過了八十三,閻王不收,奔九十啦。老人自誇,說明心態好;他的快樂之源,來自心靈之水充盈,給江灘、稻田和我都帶來一縷春風般的喜悅。

老人特別能擺龍門陣,他興緻勃勃地說:這極小部分的江水進入了稻田,雖因造化捉弄沒有湧向大海,最終溶化於稻粒的蓬勃生長中,但它仍舊保持茪禲u隨地賦形」的地道精神,這也很偉大。你知道嗎?世界上還存在一種能溶於水的玻璃,只要把它放到熱水中,過一會兒,就消失得無影無蹤,這就是水玻璃。神奇的水玻璃是用石英砂和純鹼作原料,含有可溶於熱水的硅酸鹽成分。因此,把水玻璃放入熱水中,它就不見啦。同樣,把江水放入稻田,江水不見了,卻變成固態的稻米。當時,我為老人的博物知識和巧妙類比深深折服,不住地點頭。是的,在「水溶於水」之外,還存在「水溶於稻米,稻米溶於水變成食物」、「玻璃溶於水,水冷卻液析出玻璃和玻璃粉末」等諸多物質相互轉換的奇妙世界。

最近,我的一位學生寫了《血溶於水》的質樸作文,也深諳同學間「真情溶於水」無形之美,令人深為感動。這位學生寫自己臉上長滿了大大小小的瘡,有一次彎腰撿筆時不小心碰在凳角上擦破了瘡皮,血從皮肉裡不斷滲出來。後來,他的紙巾用完了,血還在流,只好向老師請假出去,想出去用冷水把血跡洗乾淨。「老師,我陪他一起去吧。」這位學生的同桌自告奮勇地請示道,老師同意了。同桌幫這位學生洗乾淨血跡,這位學生內疚地說:「這節課沒聽進去吧,真是對不起。」「我們下課問問其他同學,不就得了,為啥要說對不起呢?我們是同桌嘛!」同桌笑蚖﹛C無意中,這位學生已止住流血的傷口又滴下一滴血,血很快在水池中的水窪中溶化了。他發現,水的顏色變得有一絲微紅,漸漸消失了。這「血溶於水」的現實一幕,讓這位同學心裡感到一片溫馨,眼睛有些發潮......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