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百家廊】意外之禮

2019-04-30

袁 星

正忙茤O,接到同事電話。她告訴我,次日會有一個快遞,收件人手機、姓名都預留了我的,發的德邦物流,讓我注意查收。同事還特別提醒,是個大件,得駕車去取,不能騎電動車,電動車裝不了。

來電話的穆靜,曾在我們科工作,後調去理療科。禮物是她和張紅買的。張紅也曾在我們科上班,後調去縣第二人民醫院。穆靜沒說買的啥,只說是送給我小兒子熙順的。我滿心疑惑,發消息給張紅,也不告訴我,兩人都有些神秘。

接電話當晚,我收到一則快遞公司消息,告知有物流次日到達。次日上午,又收到一則消息,告訴我下午四點之前取件。中午得閒,我驅車去德邦物流。一個長寬一米左右的紙箱子,外有線條勾勒的配圖,是一個寶寶餐椅。

回到家,看蚖〝書,我開始茪漜楖芊C這款寶寶餐椅,看上去簡潔舒適,組裝起來卻並不那麼容易。對照配圖,我琢磨了半天,才把餐椅組裝好。餐椅適合六個月至三歲兒童使用,可升降,可折疊,可調整椅背角度。對寶寶來說,既可當座椅用,又可當躺椅用,還可以當餐桌使。妻子抱蚆晱撩﹞諈犖雀間A在一旁看得清楚,跟我說這款餐椅是牌子的,不便宜。餐椅一側,恰有一個二維碼。我拿出手機,對茪G維碼一掃,餐椅的信息就神奇地顯示出來。原價一千多元的餐椅,正在搞促銷,活動價依然三百幾十元。

組裝餐椅時,老大梓航就在我周圍當幫手。正組裝茤O,小家伙冷不丁冒出一句醋意十足的話,直截了當問我他小時候用的什麼樣的。被這麼毫無準備一問,我竟難以作答。若說實話,他可能會誤以為爸媽偏心。若說謊,小家伙必然追問。我告訴梓航,他的餐椅和弟弟的不一樣。果然,小家伙再次追問了,問我他的餐椅在哪裡,我告訴他在其姑姑家。

梓航小時,沒買過餐椅,小推車倒是有幾輛。熙順的寶寶餐椅,來得突然,是在我們意料之外的。穆靜和張紅買餐椅前,沒告訴我,若我知道,必然制止。她倆以前在兒保科工作時,或大或小,或多或少,都被我數落過。偶爾,彼此之間也會真生氣一兩天。只不過,在同一個科室上班,就像舌頭與牙齒,偶爾有點兒磕磕碰碰的小矛盾,總是難免。結婚、生孩子,對於當事之人,確實是一樁大事。走得近的親戚朋友,上門賀喜,也是一種禮尚往來,不必動輒上綱上線。讓關係一般的同事或熟人,也摻和其中,多少就有些為難和勉強。都是同事,別人去賀喜了自己去不去呢?或者,最近手頭緊張,別人都隨禮了自己隨不隨呢?在一個大集體裡,礙於面子前去賀喜的,應該不乏其人。而諸如這類情形,為了賀喜而賀喜,實是有些變味的,並非真是情感使然,也不真是心甘情願的。

熙順出生後,隨即發紅包賀喜的,親自到我家賀喜的,蚢磞酗ㄓ痋C但為了杜絕為隨禮而隨禮現象的出現,都被我一一謝絕了!我清楚,這些賀喜者之中,絕大多數是真心實意的,但卻早已決定搞一刀切,所有禮金,一概不收。縱使本科室同事,縱使平日交往不錯的,也不例外,統統全數退還。

有個同事,兒子當兵,走之前辦酒席。邀請的都是平時有交情的同事。酒場辦了,邀請的人也都赴宴了。背地裡,個別受邀請者大發牢騷。婚喪嫁娶,擺酒席;生了閨女兒子,擺酒席;考學上學,擺酒席。現在連當個兵、訂門親、搬個家也擺酒席,真當別人都沒事做都應該了!啥事都得讓花錢!這種牢騷,在我看來,發得十分牽強,未錯亦未對。是否該辦酒席,是否該受邀請,是否該背後非議,都是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不喜歡貪小便宜,也沒啥多餘精力。老大出生時,只收了幾個交往較多同事的禮金或禮品。老二出生後,決定一個都不收。有一些同事,誠意滿滿,給我發紅包被退回,送現金到科裡被拒收,又抽空跑到我家一趟,硬把禮金塞給我。之後,仍然被退回。

在這點上,最為堅持的,就屬張紅和穆靜兩位。禮尚往來的原因有,但在我明確拒收之後,她倆居然換了種方式送禮給熙順,且辯稱不是送我的。多功能餐椅是快遞過來的,再退回去自然不妥。餐椅只適合三歲以下寶寶使用,可以說是費了一番心思的,是為小熙順量身定做的,她們兩家暫時都用不荂C拒收禮金後,她倆補上的這一招,令我束手無策,也足見其誠意。我與她倆,同是八零後一代人,實際上卻大她們七八歲之多。我是八零頭,她們是八零尾。平時,她們稱呼一句哥,我答應得心安理得。工作上,有些活,該安排的,我照樣還是安排給她們。不是因為我負責科室管理,而是因為我長她倆幾歲,視她們屬小妹級別,輕點了重點了的,想幹不想幹的,她們都得聽荂C畢竟,小孩得聽大人的嘛!

人海茫茫,相逢是緣。能在一起共事,更是緣上之緣。是非對錯,親疏好歹,在時間的慢慢剖析中,會逐漸明朗。與她倆在一個科室,大概呆了兩年多點。因工作需要,她倆先後離開,幾乎同時,又有新人先後到來。熙順的哥哥,沒用過寶寶餐椅,我也沒想過給熙順買餐椅。張紅和穆靜,竟然在我毫不知情的情況下,選中了一款多功能餐椅,並且讓人家直接發物流到鎮上。說實話,不是餐椅價值多少的問題,這份心意,挺讓人感動的!

與穆靜,還在同一家單位上班,無論聚餐還是結伴遊玩,都不甚難。與張紅,卻相隔六七十里遠。之間有山路蜿蜒,又無必然交集,若不刻意為之,很難路遇。熙順收了兩位阿姨的禮物,我總得代為感謝吧!

早已春暖花開了,適合結伴出遊,順便一起聚個餐。我給她倆打電話,提議去觀音山吃草雞。那裡的草雞放養在荒山頂上,近似野生,味美純正。

穆靜委婉推託,張紅斷然拒絕。張紅的理由是科內忙,抽不出時間,還給我擺事實講道理一通:誰誰誰婚假,怎麼怎麼難排班,婆婆最近得搬家等等。反正一股腦說出了一大堆貌似充分的理由,她告訴我,至少兩個月內,肯定聚不成。這個結果,我打電話前就預料到了。就如她們買寶寶餐椅,知道我不會再固執地退還一樣。不過,她們的心思和誠意,我也心如明鏡。

區區幾十里路,不過半個多小時車程。排班再困難,一天半天總是有的。熙順的滿月酒席過後,找個時間,曾經一個科室的三個人,找個小景區,選個清靜處,燉上一隻草雞,要上幾碟小菜,沏上一壺新茶,倒上一碗美酒,讓時間和景色一起,隨茖末芩|止融入心靈深處。忽而,澄澈;忽而,蔚藍。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