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愉韻度曲:雲鶴遊天 群鴻戲海

2020-07-07

梁君度

「雲鶴遊天,群鴻戲海」是南朝梁武帝對三國時期鍾繇書法的評價,語出梁武帝蕭衍的《古今書人優劣評》一文。雲鶴、群鴻,均很美,其遊天、戲海皆成群,故為「密麗」。

這篇書法評論文章有很多精彩論述,如形容東晉王羲之「字勢雄逸,如龍跳天門,虎臥鳳闕」。又形容東漢張芝的書法「如武愛道,憑虛欲仙」。南朝梁史學家、書法家、文學家蕭子雲善草隸,梁武帝評價蕭子雲「書如危峰阻日,孤松一枝,荊軻負劍,壯士彎弓,雄人獵虎,心胸猛烈,鋒刃難當。」總之,梁武帝用各種比擬來形容書法,很多人看來都感覺良好,就是有點令人摸不蚗Y腦。他批評人的書法也很絕,例如:南朝書法家,曾任中散大夫、義興太守的羊欣是王獻之的外甥,書法得到王獻之的親自傳授,善寫隸、行、草。但梁武帝竟然說:「羊欣書如婢作夫人,不堪位置,而舉止羞澀,終不似真。」

梁武帝蕭衍是個博學多才的皇帝,尤其在文學方面很有天賦。他在書法上也有很深的造詣,可以在古代善書的帝王中排上前幾位。即使拋卻他的帝王身份,以一個書法家的標準來評判他的字,也自有其可觀之處。加上他是皇帝,他寫的書評自然無人敢批評和反駁。

五百多年後,宋代出了位大書法家米芾,他寫了篇題為《海岳名言》的書評。《海岳名言》一開頭便說:歷代前賢論書,徵引迂遠,比況奇巧,如「龍跳天門,虎臥鳳闕 」,是何等語?或遣辭求工,去法逾遠,無益學者。米芾認為這些比擬不切實際,只求辭藻華麗,離開法度甚遠,於學者無益,實在不值得提倡。他主張「所論要入人,不為溢辭」。

米芾的《海岳名言》用辭平實,但批評也尖刻,針針見血,拳拳到肉,他這樣批評薛稷的字:老杜作《薛稷慧普寺詩》云:「鬱鬱三大字,蛟龍岌相纏。」今有石本得視之,乃勾勒倒筆鋒,筆筆如蒸餅,「普」字如人握兩拳伸臂而立,醜怪難狀。意思是杜甫作了首詩--《觀薛稷少保書畫壁》,詩中形容薛稷題「慧普寺」鬱鬱三個大字,如蛟龍岌相纏。後來米芾他看到石刻本,覺得筆筆如蒸餅一樣,「普」字簡直如一個人雙手握拳伸臂而立,醜怪到極!

不知後世人喜歡梁武帝那樣工於辭藻的書評還是米顛那種直來直往的書評。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