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4年10月10日 星期五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采風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百家廊:維港之憶


放大圖片

■尖沙咀碼頭的大鐘樓。 網上圖片

朵 拉

春天3月的維多利亞港灣,璀璨閃爍的霓虹燈斑斕迷離,光影聲色交融之後掉落在讓喧嘩不堪的遊客吵鬧得浪濤也起伏不已的海水裡,燦爛的光影益發活色生香,載浮載沉的倒影和岸邊的光影在遊人臉上瀲灩,沒人有空抬頭去注意的月亮只好躲進雲層。

目中無人的情人,興奮不已的旅人,熙熙攘攘的人群,不約而同在嘴裡嚷嚷,幫我拍照幫我拍照,一定要把對面高樓大廈的瑰麗燈光拍下來!身份作為遊客時,確有特權不理他人感受,自我主義特強地高聲喊叫。反正大家都是擦身而過的陌生人,通常也就只一生一會,連樣貌身材都記不得,遑論男女老少,帶茬o一面以後,從此再也不會相遇的心理,反而自在輕鬆。

「請問,可以幫我們拍一張照片嗎?」口氣輕快,禮貌但卻是粵語口音很重的華語,是廣州來客,或是香港本地人呢?旅遊時光的偶遇,不過一個剎那,不必多加追究。

手機映像裡的年輕情侶,亮麗的笑容自然真切,似乎快樂和幸福長期在一路相隨。拎茪熅魕蝺茠漱H自認技術不好,為了保險計,自動獻身,「多拍幾張吧?」他們感動得連聲謝謝,謝謝。

「謝謝。」他們歡喜地把手機拿回去,低頭親昵地研究照片的效果,揚起的笑聲裡充滿歡愉滿意。從文化中心朝向星光大道的方向走去的雙人背影沒有聽到我說的謝謝。謝謝他們的善良清純讓我回憶自己年輕的天真無邪老好日子。那時候,以為一生一世都是如此單純無知;最終歲月讓我清楚,歲月終究沒有放過任何人。

從半島酒店走過來,遠眺天星小輪碼頭,心裡一動,絢爛多彩的燈光,鋪天蓋地的繁華勝景,比起當年更加輝煌耀眼,但矗立在那兒的古樸素雅大鐘樓,我仍認得,這個地方我肯定曾經來過。

三十多年前第一次到香港,香港還屬於英殖民地時代。旅人心態不只充滿好奇,還有很深的恐懼,從電視劇裡認識的香港,帶在心裡一起過來:隨時隨地可能發生的槍殺案,街頭流血事件習以為常,兇悍惡煞的越南難民,大陸游水過來不要命的同胞。初來乍到,不敢私下單獨出遊,跟荇行團住在尖沙咀,導遊帶茈h品嚐被英人食物影響的茶餐廳,咖啡奶茶、烤麵包塗牛油、煎蛋,味道和檳城的茶室極其相似,隔一天又去感受香港人的飲茶文化,蝦餃、燒賣、叉燒包、腸粉、鳳爪(雞腳),這些又和檳城的廣式點心餐廳一樣,親切感油然而生,戒心漸失。完全不會講中文的導遊說香港粵語,安排我們去逛街購物。自酒店出來,說要去女人街,走了一段路,不知目的地遠近,有人問女人街在哪裡?導遊回答「上邊」。結果團友紛紛抬頭看,並提問「難道香港有一條街是在高樓大廈裡邊的嗎?」懂粵語的團友哄然大笑。廣東話上邊的意思是前面。導遊說香港沒有男人街,但有廟街,同樣在黃昏時分從酒店走過去。逛廟街,不為看廟。一條擺滿衣服、雨傘、毛巾、圍巾、絲襪及其他小樣日用貨物攤檔的購物街,燈光不亮,比女人街暗淡得多。有人在幽暗燈光的街頭唱粵曲,有人表演雜技和武術,這兩樣新鮮事在南洋來客眼裡比較稀奇,不過,觀眾似乎都是觀賞免費表演,有人叫好,沒什麼人給錢,最後好像也沒買東西,純粹觀光,同團旅人倒有大包小包的,並非相識的朋友,也不好意思探詢。到玉石街,覺得奇怪,香港怎麼到處都是暗暗的呢?這玉石街名為街,卻不在街上,是個市場。下午三點多抵達,裡頭亮蚇O泡,客人就行走在明亮和不明亮之間,選擇喜歡的飾物,那些玉器在燈泡底下閃閃發出綠色黃色白色的光彩,更顯神秘莫測。導遊說這些攤子都向政府註冊,但他不保證質量,就靠各人自己的眼光鑒別。裡頭售賣的不只飾物,除了女人喜歡的墜子、鐲子、戒指等,各種不同類型的雕刻品和擺設也很多,至於價格,豐儉由人。年輕時候,把玉器看成是老人的飾品,包括黃金、鑽石、珍珠、翡翠,感覺上都是冷冷的東西。走了一圈,為的是滿足好奇心,空手而歸。總覺得有些神話及傳說在玉器裡醞釀和深藏,難以親近。更加神秘的地方,導遊說叫黃大仙。原名嗇色園的廟宇主要供奉東晉時南中國道教著名神祇黃初平,故稱黃大仙祠,亦有供奉儒、釋兩教的孔子、觀音等,三教融合為一大特色,是香港九龍最著名的廟宇和名勝地。每逢大年初一,市民相爭要燒頭炷香。香火鼎盛的原因是「有求必應」。平時也到華人廟宇燒香,遇到初一十五,香客比肩接踵,足跡相疊。當人站在黃大仙祠,才明白挨肩擦背不足形容,最佳成語為「水洩不通」。除了最多香客,尚有三多,一是賣香燭的舖頭、二是相命攤,三是解籤檔,數目之多,前所未見。團友競相拜神求籤,在限制的時間內,趕緊找解籤人幫忙解讀。看來大家求得的多為上上籤,都笑眯眯地跟導遊探詢,是不是真的很靈?導遊回答比籤詩更玄妙:「心誠則靈。」最後一天從太平山下來後,在團友的購物衝刺時間,我們跑去藝術館看夏卡爾畫展。之前僅在畫冊相遇,有生以來首次見精品原作,感動震撼顫慄,眼淚彷彿要掉下來。「飛在空中的戀人」跟茈X來到導遊交代的大鐘樓底下等待。回來以後,徘徊不去的香港的記憶,就是文化中心和海邊的大鐘樓。

炫目的夜色,越來越多的遊人,讓人相信夜尚年輕,五顏六色的海水開始不停在漾動,我伸出手掌心,是細細碎碎的雨絲。

「從前我們和朋友約會,都選擇在大鐘樓底下見。」原為九廣鐵路車站大鐘樓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九龍最著名的地標。

沁涼而溫柔的霏霏春雨為綺麗璀璨的維港夜色添了朦朧之美,叫人躑躅踟躕,久久不捨離開。經過大鐘樓時停駐腳步,請路人幫忙拍了一張照片。原來那年我們都曾經在大鐘樓底下等待,這樣一想,有大鐘樓的維港變得親切了。

相關新聞
百家廊:維港之憶 (2014-10-10) (圖)
雙城記:兩地拍「蕭紅」 (2014-10-10)
翠袖乾坤:台南舊夢 (2014-10-10)
古今談:中國輪船穿過北冰洋抵達荷蘭鹿特丹 (2014-10-10)
方寸不亂:同舟相隨 (2014-10-10)
演藝蝶影:倫敦的《貝隆夫人》 (2014-10-10)
此山中:人人齊撐綺莉畫展 (2014-10-10) (圖)
百家廊:優雅地分手 (2014-10-09) (圖)
琴台客聚:在香港吃徽菜 (2014-10-09)
翠袖乾坤:談談蕭紅中的「白」 (2014-10-09)
海闊天空:市場的文化價值 (2014-10-09)
七嘴八舌:人民公僕不是阿四 (2014-10-09)
隨想國:技術進步,品質退步 (2014-10-09)
獨家風景:許鞍華的蕭紅 (2014-10-09)
百家廊:阿爾茨海默的痛 (2014-10-08) (圖)
琴台客聚:鄧小平軼事 (2014-10-08)
翠袖乾坤:世紀賤男人版:周永 (2014-10-08)
天言知玄:人有相似 (2014-10-08)
生活語絲:大美人李英愛 (2014-10-08)
隨想國:進 步 (2014-10-08)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采風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